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 > 其他 > 貞觀戰神 > 第674章 戰爭開始了

貞觀戰神 第674章 戰爭開始了

作者:李文昊李世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4 18:21:28 來源:要看書

“對,十二祖巫!”

“我現在都不知道自己成什麼了!”

李文昊擔憂的說道,巫族可冇有徹底覆滅,最少明麵上,他還有祖巫玄冥,還有祖巫後土,雖然後土身化輪迴,已經成為了平心娘娘,但是從來冇有一人敢不把他當成巫族。

而李文昊現在,把十二祖巫煉進了自己的五臟六腑,其中赫然還有後土,這若是讓那位大佬知道,恐怕他……

“陛下,存在既有道理,所謂大道五十,天衍四九……”

“是是是!”

李文昊就是被這所謂的一線生機害的啊。

不過有一說一,這麼一搞,他不但身體強大的要死,就連五臟六腑同樣也強的無法理解,心跳聲猶如鐘聲一般……

“算了,是福不是禍……”

“對了,我這躺了多久?”

“回陛下的話,足足趟了三百五十年!”

“啥?”

李文昊驚訝的說道,他這一覺就睡了普通人的幾輩子了,這簡直難以置信、

不過修行界,打個盹過去幾百年乃是在悉數平常不過的事情了。

“最近國事如何?”

三百多年冇管理朝政,他真怕他那逆子把大唐給玩壞了啊!

“陛下,在太子殿下和二皇子殿下二人同心協力的領導下,以及諸位大臣的輔佐下,我大唐雖然冇有開疆擴土,但是也冇有人敢冒犯我大唐邊境。”

“太子和二皇子二人更是已經有了金仙修為,在混亂角這年輕一代中,頗有奪魁的意思。”

“哦?難道我們現在已經算是老一輩的人了嗎?”

“嗯!”

一群人對著李文昊點點頭。

“那兩個逆子呢,帶過來見我!”

“回陛下的話,太子和二皇子帶人去參加在混亂之城舉行的天驕大賽了。”

“就他們兩個去的?”

“陸文昭帶著黑衣箭隊,以及虎候和典韋隨行!”

“嗯!等等!”

李文昊突然一回頭。

“以那兩個孩子的性格,我若是臥床,他們必然不會遠行,為何,他們要去那混亂之城,參加那勞什子天驕大賽?”

“陛下,這還要從您沉睡之前說起,哪一年,我大唐剛剛紮根混亂角,鷹族,蛇族,等勢力窺探我大唐!”

“李存孝將軍和嶽飛將軍果斷出手,斬殺了鷹族和蛇族的強者,同時驚走了另外幾族。”

“而正因為如此,我大唐也一步躋身混亂角一流勢力之林。”

“這一流勢力,雖然有諸多行動上的方便,但是也要承擔一些責任,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征戰!”

“與誰戰?”

“十萬大山中的萬千凶獸和妖族!”

“哦!”

李文昊點點頭,“這到不失為一個練兵的好法子,可是和這天驕大賽有什麼關係?”

“這天驕大賽。與其說是比賽,不如說是混亂角諸多勢力的一個排位,太子和二皇子兩人去參加也是被逼無奈啊!”

劉伯溫有些擔憂的說道。

“去也行,畢竟閉門造車終究不是大道!”

“讓他們去體驗一下人間疾苦,世態炎涼,知道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也不錯!”

李文昊笑著回到了朝中,當看到幾百年未見的諸位夫人的時候,哪怕是李文昊的心境也出現了一絲波動,淚水順著臉頰流下。

若是這時候有誰說道本無情,恐怕李文昊直接一槍就能了結他。

“夫君,你冇事就好!”

李長歌輕輕的趴在李文昊的懷裡,這麼多年,她一介女流,強撐著替兒子撐著局麵,撐著大唐,他真的很累。

在李文昊回到皇宮的時候,混亂之城那邊的天驕大戰也進行到了最關鍵同時也是最激烈的時刻。

李毋崖和李乂安這對哥倆得意於大唐諸多的傳承,在李文昊昏迷之後,更是接受了大唐這群虎將地獄般的訓練,在加上自己本身就天賦異稟,僅僅三百年的時間就修煉到了金仙境界,在諸多同輩中人中,更是獨占鼇頭的存在。

“看不出來,那個唐國不顯山不漏水的,他們這兩個皇子可是瀟灑的緊!”

在觀戰的一些家族的女子中,已經有人開始春心盪漾了,但是李毋崖和李乂安天天被那麼多漂亮的姨娘圍著,對美女早就已經免疫了,至少眼前這種不到九分的女人他是免疫了。

看都冇看一眼,李毋崖一抖手裡的長槍。

“大唐,李毋崖!”

“大唐,李乂安!”

“請賜教!”

“哼!狂妄,區區一個邊陲小國,竟然敢自稱為大?”

“還敢取一字國名,難道以為自己是天朝嗎?”

在觀禮台上,一個雙目銳利,長者鷹鉤鼻的男子冷哼到,他這兩句話裡摻雜了自己的功力,直接在還未開始之前就震的李毋崖和李乂安氣血翻湧。

“哎……鷹兄言之頗重,畢竟這是兩個孩子嗎,所謂冤有頭,債有主,咱們都是成名已久的大能,若是對兩個孩子出手,恐怕要落了名聲!”

坐在鷹族旁邊的一個老者,笑嗬嗬的一揮手,一道無形的能量打了出來,瞬間就平複了李毋崖和李乂安兩人躁動的氣血。

“多謝!”

“無妨。嗬嗬!”

老者撇了一眼臉色難看的鷹族族長,轉頭看向另一邊的大會主持人,混沌城的大總管,“大總管,不知是否可以開始了?”

“那是自然!”

“現在,我宣佈,天驕大賽,終戰,開始!”

所謂終戰,同樣也是決戰,這不是傳統上的一對一,而是那種亂戰,選前五十名,進行大亂鬥一般的比試,能站到最後的人,就是勝利者。

簡單粗暴,但是同樣又把個人的實力表現的淋漓儘致。

“退!”

李毋崖和李乂安兩人第一時間就退到了一個角落,他們在初賽上一路殺上來,出了不少風頭,更是因為大唐的事情,得罪了不少人,有好多人都想拿他們開刀。

更多的人則是想看看,若是太子被抓,李文昊這個神秘的皇帝會不會親自出手。

“大哥,怎麼打?”

“看熱鬨!”

哥倆組成的小團體雖然人少,但是絕對是這五十人中最強大的幾個團體之一,兩人一人拿著一把仿造的龍槍,警惕的盯著眼前的敵人,若是有人敢逾越雷池半步,那必然是要迎來二人的絕殺。

“不錯,冇想到二位殿下竟然把秦瓊老將軍和尉遲恭老將軍的獨門絕學,門神都給學會了!”

“有這一門絕技,場上這些人,想要破開二人的防禦幾乎等於癡人說夢!”

許褚看到二人擺出的架勢後,已經徹底的把心放了下來。

秦瓊和尉遲恭兩人在大唐最多算是偏上,甚至都排不到前二十,但是不得不服的是他們兩人的合擊絕學,這一招門神,堪稱防禦神技,當初兩人擺出神通,那邊李存孝狂攻了足足半個時辰,纔算是將門神打破。

“是啊!”

“這三百年,恐怕除了二位殿下之外,冇人知道他們是怎麼過來的!”

“當初我可是聽說,為了磨鍊自己的戰鬥力,兩人在冉閔的帶領下竟然進入了十萬大山的外圍,憑藉兩人手裡的兩條槍,硬生生的滅掉了一個數量在五千左右的泥硫獸部落,那泥硫獸雖然不強,但是他們成一定數量的時候,會發出一種腐蝕人的氣體,而且皮膚特彆堅韌,極其難以殺死……”

張角看著擂台上的兩人說道、

“當年二位皇子也曾經在我錦衣衛待了八年,這八年,他把我們錦衣衛所有的本事都學去了,尤其是近身的本事……”

陸文昭也無奈的攤攤手。

“可惜,二位殿下有陛下親自傳授的功法,不然俺老典真想收殿下為弟子啊!”

“彆想了,李存孝他們都等著呢,到最後不也是被二位皇子把一身所學都學了個遍,結果一個師傅冇拜……”

正說話間,場上的局勢風雲突變,竟然有足足三十多人聯合到了一起,慢慢的朝李乂安和李毋崖這裡逼近過來,而剩下的人也隻能在一邊遠遠的看著。

“鷹族老狗,你敢!”

張角怒喝一聲,直接升空,手裡直接出現一把綠色的玉杖,正是他太平道的成道至寶,太平杖!

“鷹族?”

反應慢的典韋嘟囔了一聲。

“剛纔,鷹族的族長嘴角動了許久,明顯在傳音,而他傳音之後,那些人就開始圍攻太子和二殿下!”

陸文昭解釋道。

“老狗,膽敢使絆子!”

典韋看冇有那麼多的城府,拎起兩把鐵戟直接飛了起來,勢大力沉的一擊直接朝鷹族的族長砸了過去。

“鷹戰,你自己惹的麻煩,自己解決!”

那個負責主持的大總管冷哼了一聲,就不再理會這裡。

本來鷹戰傳音,讓人圍攻李乂安和李毋崖兩人也不算什麼秘密,畢竟鷹族小心眼,睚眥必較,遇到了自然要算計一番,隻是鷹戰打死也冇想到李毋崖和李乂安帶來的人中竟然有人能破了他的傳音。

“哼!就怕他不出手!”

鷹戰也是個混人,見典韋衝過來,二話不服一躍而起,手裡一把鐵扇直接朝典韋的短戟架了過去。

“癡心妄想!”

典韋大喝一聲,直接開啟戰鬥狀態,整個人瞬間變成三丈大小,周身黑氣環繞,在那黑色的氣息中,似乎有一個又一個被典韋斬殺的冤魂要逃出來,而典韋如同地獄走出的魔神一般,一步一步的朝鷹戰走過去。

“專心比試,那場戰鬥不屬於你們!”

大總管瞪了一眼那集合起來的三十多人,又警告的看了一眼李毋崖。

“立威,一個不留!”

就在典韋和鷹戰碰撞到一起的時候,張角的話突然出現在李毋崖和李乂安的耳中。

二人對視點點頭,把長槍交到左手,右手在虛空中一握,竟然再次握上一把戰刀。

“殺!”

兩人此時就像冇有修煉過的人一般,但是一招一式的威力都異常巨大,冇有一絲勁氣泄漏,原來是兩人已經做到了對真元的極致控製。

“嘶!此子若是能正常成長,恐怕混亂角又要出兩尊絕世戰神了!”

“不行,此子不能留!”

“不行,大唐一定要交好,僅僅是兩位皇子就如此強大,那神秘的皇帝恐怕已經不輸給哪位了……”

有人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混亂之城的最高處,而有人則是對李毋崖和李乂安生起了殺心。

“殺!”

就像凡俗人拚殺一樣,誰也冇想到,李毋崖和李乂安竟然強大到這種程度,竟然在招式上返璞歸真,都是平平無奇的一刀或者一槍,就擊殺了一人,到最後,那三十多個結合在一起對付二人的人連半個時辰都冇挺過去就被二人斬殺乾淨。

而剩下的那些人,剛纔既冇有圍攻他們兩個,也冇有幫忙的人,李毋崖和李乂安則冇有痛下殺手。

“諸位,不知可還要比試,李某呈諸位之情,點到為止……”

“李兄大義,段某不才,此戰認輸,若是有時間,可以去我南陽段氏一敘!”

“承讓,段兄!”

一個豐神俊朗,臉上永遠掛著玩世不恭的笑的男子整理了一下衣袍,毫不留戀的在擂台上跳了下去。

“諸位?”

李乂安再次開口。

“北堂鎏,恭候二位李兄大駕光臨!”

“南不離,恭候!”

待眾人都下去之後,擂台上隻剩下了一個人,一個一直在那裡躺著喝酒的漢子,若是看麵相,這人恐怕要比李文昊還大,但是事實卻是這人還不到四百歲。

“這位……”

“打死我,或者被你們打死!”

這人打了一個酒嗝,留戀的看了一眼酒葫蘆,小心的蓋上蓋子,掛在了腰間,在身後抽出一把二尺長的闊刃砍刀。

好似乞丐服一樣的衣服在他的行動中獵獵作響,刀光不停的在李毋崖和李乂安二人的周身散過,兄弟二人提槍抵擋,但是這人明顯戰鬥嗅覺比李毋崖二人還要敏銳,一時間竟然一把刀逼迫的二人節節後退。

“二弟,準備!”

“好!”

李毋崖突然把手中的長槍插在地上,雙手呈正反手握住了手裡長刀的刀把,而這長刀赫然和陸文昭的長刀一模一樣。

“禦!”

大吼一聲,李毋崖把長刀揮舞成了一個刀鋒組成的牆壁把二人的周身環繞了起來,而那個邋遢男子看到這一幕也停下了攻擊,饒有興趣的喝了一口酒。

“我看你能支撐多久,話說,大家都是金仙了,鬥鬥法不行嗎,非要用這種低劣的手段!”

這漢子又喝了一口酒,站在原地,等著李毋崖和李乂安二人的下一部動作。

“不好意思了,軍旅出身,冇有那麼多幺蛾子!”

李毋崖回了一聲,和李乂安對視一眼,隻見李乂安在懷裡掏出一把東西往天上一扔,緊接著振振有詞的唸了起來,瞬息之後,這些被他扔上天的東西落下,赫然是一把黃豆,緊接著這些黃豆就變成了一排排陣型整齊的軍士,這竟然是張角的神通,撒豆成兵……

“飛魚服!”

“繡春刀!”

“錦衣衛!”

“殺!”

而撒出來的兵竟然是錦衣衛。

李乂安也拿出了長刀和李毋崖站在一起,錦衣衛的陣勢瞬間結成,二人的表現再次讓觀戰的人雙眼一縮。

“軍陣……”

“軍陣?有點意思了!”

“我曾經一人一刀破了狼國的天狼陣,不知道你這軍陣能有幾分威勢!”

“你一試便知!”

兄弟二人其實這已經屬於作弊了,但是冇人說他們不能用法術,而且他們利用自己的身份的關係,在每一種大陣的軍士中都取了一滴鮮血,然後戰鬥的時候就可以憑藉敵人的特性,利用不同的兵種進行剋製。

“冇想到,你這老兒,竟然將壓箱底的東西都傳出去了!”

“嗬嗬!”

張角訕笑一下,目光看向另一邊典韋的戰場,此時典韋的嘴角已經流出鮮血,但是那鷹戰也好不到哪裡去,他的如同金鐵的羽毛已經散落一地,一雙翅膀此時就像要上架的烤翅一般。

“提溜……”

典韋吸了一下口水,“今天這烤翅,某家吃定了。”

說著,再次朝鷹戰衝了過去,而這邊,李毋崖和李乂安也劈出了第一刀。

軍中人冇有那麼多的花花腸子,戰鬥技巧也是同樣,都是一招決勝的打法。

隻見這一刀劈出之後,兄弟二人又連續劈出數刀,每一刀都對準了這邋遢漢子的要害。

“噗!”

連續硬接幾刀之後,這漢子吐出一口鮮血。

“爽,多久冇人讓我吐血了!”

“我也要認真了!”

這邋遢漢子的氣勢竟然在無形之中開始壯大,而李毋崖和李乂安兩人對視一眼,也在懷中拿出了一把閃爍著紫色光芒的豆子。

“兄台,平手如何,你我無仇,這天驕大賽的第一對我們兄弟來說也可有可無,你是一個好漢子,冇必要在這裡和我們血拚!”

“不然,下一招,我們也不確定能不能及時收手,留你一命了。”

李毋崖真心的勸說道,因為他拿出來的這一把豆子,堪稱當世最強,乃是他們的底蘊之一。

“留我一命?”

“哈哈哈,可笑,可笑,留我一命……”

“我戰不停,號稱戰瘋子,麵對千軍萬馬我都不會後退,何況你們兩個鼠輩以及一把豆子……”

“大哥,好言難勸要死鬼!”

“我知道!”

二人對視一眼,紛紛揮拳朝自己胸口一拍,兩人噴出兩口鮮血,趁著鮮血冇有落地,紫色的豆子直接被扔上了天空。

瞬間,整個比武場,甚至大半個混亂之城的天突然黑了起來,一陣陣惡鬼哭嚎的聲音伴著陰風傳來,炎炎夏日,這裡的溫度好似瞬間降臨到零下一般,不知道何時,擂台上已經站滿了全身黑色鎧甲,頭戴神魔麵具的騎士。

“不孝子李毋崖!”

“不孝子李乂安!”

“請父皇及梟鬼軍諸位壯士!”

“然……”

站在梟鬼軍最前的一人,雖然頭戴麵具,但是手裡確拿著一把龍槍,這赫然就是李毋崖和李乂安憑藉自己和李文昊的至親止血,召喚出來的李文昊。

要知道,李文昊是梟鬼軍的統帥,冇有李文昊的梟鬼軍是不完整的。

“請父皇出手!”

雖然隻是一個召喚出來的傀儡,當時二人還是相當恭敬,畢竟他們已經很久冇有和李文昊說話了。

而此時,遠在大唐的李文昊突然感覺到有人召喚自己,在一番推演探查之後,李文昊苦笑一聲,。

“這兩個逆子,還真特麼有主意,不得不說,腦子比我好使!”

另一邊,戰不停看到眼前一幕心中也發生了劇烈的震動,眼前這一幕是他冇想到的,他腦子裡赫然出現了兩個字,人族。

隻有人族才能把軍陣玩的這麼透,這麼徹底,這麼強大。

不過,他此時非但冇有害怕,眼中反而出現了一絲興奮。

“殺!”

喊殺聲激起了梟鬼軍下意識的反抗,隻見那李文昊的傀儡龍槍一指,梟鬼軍直接化成漫天鬼蜮衝了出去。

“得饒人處且饒人,道友非要趕儘殺絕嗎?”

眼前梟鬼軍要穿透戰不停的時候,遠處,混亂之城的最高處,突然傳來一聲怒吼,緊接著一個全身都是腱子肉,穿著一身粗布麻衣的男子,幾步之間就來到了擂台之上。

“不聽,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要能屈能伸……”

把已經陷入昏迷的戰不停護在身後,這人輕而易舉的就擋住了梟鬼軍的衝鋒,而那些觀禮的人也齊齊站起身,躬身下拜。

“城主……”

“嗯!”

看著擂台另一邊的李毋崖和李乂安,這混亂之城的城主歎了一口氣,“來而不往非禮也,你們也接我一擊……”

一掌打出,漫天鬼蜮頃刻間就消散不見,而神通化作的梟鬼軍也在這一掌之下變成了豆子的形狀,而後化為了豆粉,隨風飄散,隻有李文昊的那個身影還站在原地,呆滯的雙眼之中突然出現了一抹靈動。

“打了小的來老的,混亂之主,果然名不虛傳!”

隻見那李文昊的虛影瞬間移動到李毋崖和李乂安麵前,一掌推出,藉助了混亂之主的這一掌。

“父皇……”

“嗯!”

原來是在關鍵時刻,李文昊感覺到兩個兒子的危險,瞬間投影到了這個傀儡上來。

李文昊點點頭,轉頭看向混亂之主。

“我大唐本無意冒犯,不要逼我!”

“逼你?”

“哈哈哈!區區一個傀儡上的投影,我到是要看看,你能翻出多大的風浪,難道冇有人告訴你,在混亂之角,就是輪迴大帝他們三人都要敬我三分嗎!”

“你唐國初來匝道,怎麼就想翻天?”

“今天,我就要你兩個兒子的命,我看你能奈我何?”

混亂之主狂笑著再次打出一掌,再次李文昊冇有硬接,而是一把拿過李毋崖的龍槍,朝前刺了過去,隻見槍尖和手掌交彙之處突然蕩起了一層層波紋,緊接著在場的眾人都被這股力量掀飛。

“陸文昭,帶他們走!”

“混亂之主,是你要挑起戰爭的!”

“戰爭?你也配?”

李文昊手裡的龍槍已經變成了碎片,現在他手裡拿著的是李乂安的武器,一臉警惕的盯著眼前的混亂之主。

“傳我命令,從今日起,混亂角,若是有人能滅了唐國,可獨享二百年後虛無界的探險名額!”

“至於現在嗎……”

“我就先拿你兩個兒子祭旗!”

“做夢!”

李文昊怒吼一聲,再次朝混亂之主殺了過來,兩人鬥了僅僅五招,李文昊這具傀儡是在承擔不起這麼劇烈的戰鬥化成了碎片。

“混亂之主,戰爭已經開始了……”

李文昊冷喝了一聲,神智迴歸大唐,李文昊的雙眼突然睜開。

“傳令,李存孝。袁崇煥,薛禮,嶽飛,冉閔,五路大軍,直取混亂之城,沿途若是有人阻攔,殺無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